裘東明:戶外廣告能為城市帶來什么
來源: | 更新時間:2011-12-26 15:09:36 | 閱讀次數:
導讀:由于城市建設的趨同性,許多城市會帶給人們似曾相識的感覺,而有了戶外廣告的溝通,就讓人感到不陌生。

  從事廣告業工作近10年的李思一(化名)感慨萬端。在美國紐約、華盛頓、拉斯維加斯、洛杉磯、舊金山、夏威夷等城市,那些炫目的戶外廣告牌迷住了他。那些充滿創意的大廣告牌讓他覺得城市活力無限。在世界其他著名城市,他也屢屢看見這種情景。他知道,越是經濟發達的現代化城市,戶外廣告也越發達。“戶外廣告不僅為城市的重大活動服務,更多的是敘述商品品牌的故事,那些生動印象的疊加,往往會產生和增加對城市整體印象的好感度。”

  “世界上國際性的大城市都擁有大量亮麗的廣告景觀。這些令人難忘的風景,都是廣告藝術家與經營者、城市設計師與規劃者共同努力的空間視覺文化的結晶。在這些風景中,廣告往往成為主角,而不是建筑。當它們被拍成圖片時,強化了城市的傳播印象。”上海市廣告協會戶外廣告委員會主任裘東明也表達了同樣的觀點。

  裘東明說:“由于城市建設的趨同性,許多城市會帶給人們似曾相識的感覺,而有了戶外廣告的溝通,就讓人感到不陌生。城市因廣告而生動。它形象地告訴客人這個城市的經濟、文化和技術水準,以及城市現在正在做什么,什么東西正在流行。戶外廣告通過形象、印象、想象、影像,創造了信息時代大眾狂歡的城市意象。”

  裘東明指出,戶外廣告的整治行動不僅發生在中國的各大城市,最近,日本京都和巴西圣保羅也相繼通過法令,全面禁止戶外廣告。日本京都的禁令說是為了保護文化古都的傳統;而巴西圣保羅的禁令則明確說是清除污染,并已經生效。巴西圣保羅的禁令公布以后,引起世界許多媒體輿論的批評。紐約時報有一個新聞報道,標題是:“你能想象一座沒有戶外廣告的城市嗎?”

  “美國也曾發生過限制戶外廣告的行動。”裘東明說,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期,美國紐約市政府在時報廣場掀起了一場“清潔運動”,但效果并不理想。他們請了著名建筑大師菲利普。約翰遜,在時報廣場的街角設計了幾座玻璃大廈,卻少有人和公司入住,因為從前街道上一些吸引人的元素也被清除掉了。清理過后,就是蕭條。沒有流通張力和人的流動性,城市便會缺乏活力。而且由于夜間沒有廣告就缺少了燈光,犯罪率大幅上升。1995年,政府想要重新振興時報廣場,于是請來迪斯尼。迪斯尼提出了一個名為“反規劃”的規劃,規定了廣告牌的亮度和尺寸。時報廣場重又煥發活力,成為當代最著名的城市景觀。戶外廣告帶來的人氣推動商業地產績效,紐約市政府也在這次“反規劃”以后,獲得巨大的收益。

  “城市因廣告而生動。廣告不僅僅是城市形象的問題,也是城市流通的重大問題。”他說:“缺少了競爭的嘈雜,城市的商業表情就顯得冷峻而不再溫馨。戶外廣告不僅有景觀價值,也有商業價值,尤其是提升商業地產價值。地產價格與商業的經營內容和物業等級以及客流量有關,也與戶外廣告的吸引力有關。紐約第五大道、香港銅鑼灣、倫敦牛津街、東京銀座、都柏林寡婦屯大街、巴黎香榭麗舍,都有可觀的戶外廣告,

  裘東明認為,所有的媒體技術進步都是為了使廣告更貼近消費者,所有創意的演變都是為了使消費者感到快樂。“現代廣告是千百萬人共同參與的大眾文化創意活動。離開了大眾將一事無成,離開了大眾的快樂也將一事無成。”他說。



    本站部分新聞及文章轉載自互聯網,供讀者交流和學習,若有涉及作者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,以便更正、刪除或按規定辦理。感謝所有提供資訊的網站,歡迎各類媒體與我們進行文章共享合作。

 網友評論
暫無評論
登錄后才能發表評論
凯利投注法